一个是2010年的2月6日

2021-04-04 20:34

此后,郑州站的扩张一发不可收,无论国家遇到经济困难,还是压缩基建规模,郑州火车站均未受影响,改建工程持续不断。

1931年10月,两站签订“协议”:过路方要向对方交纳过轨费和每吨货物0.25元的调车费,这种体制一直持续到抗战时期。

尽管位置重要,但新中国成立前的郑州火车站的硬件设施极其落后,站台上连照明设施都没有,一到晚上,昏暗的站台上几乎看不到人影。

为何放弃省城

“以后河南地界将有两个高铁枢纽。”郑州铁路局相关负责人说,这无疑对河南的发展是个历史性的突破。和郑州东站同时投入运营的许昌东站,不仅是石武高铁的重点工程,也将是继省会郑州之后河南省第二大高速铁路枢纽。

郑州在不经意间成为全国铁路十字中心

毫不夸张地说,郑州火车站的历史变迁,就是一部郑州的经济社会发展史。根据《清史稿·交通志》记载,1904年3月,郑县站即郑州站建成,位于当时郑县的城西。

郑县的崛起,和当时的开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也许是近现代中原城市格局最为显眼的变化,一条铁路、一座车站,改变了郑县的历史命运。

是毛泽东视察郑州改变了这一切。《郑州市交通志》记载,1952年10月31日,毛泽东视察郑州黄河铁路大桥和郑州车站。

享受着地铁转乘高铁的便捷,体验着高铁站刷身份证进站和2小时到北京的快感,能否想起100年前晴几乎不遮阳、阴近乎不避雨的火车站站棚?

根据《清史稿·交通志》记载,1864年,一英国铁路工程师来到中国游说,建议清政府以汉口为中心修筑铁路。那时,清政府还没有接受铁路的想法。张之洞的一道奏折让事情出现转机。张提出应该先修建从卢沟桥经河南到汉口的铁路,认为“豫、鄂居天下之腹,中原绾毂,胥出其涂”。奏折中的卢汉铁路线路为:从保定南下,经“彰(今安阳)、卫(今新乡)等府”,在荥泽口以上,“择黄河上游滩窄岸坚经流不改之处,作桥以渡河”。过黄河后,则“由郑(今郑州)、许(今许昌)、信阳驿路以抵汉口”。

全国铁路网的“心脏”

华北水利水电大学社会学学者付逸飞说,郑州依然是“火车拉来的城市”,但火车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火车,而是高铁,是地铁,是城际轨道交通。此时的枢纽之城,依然有京广、陇海铁路的十字支撑,但将形成更高水平的综合交通枢纽。

曲折

《郑州市交通志》记载,1908年12月,汴洛铁路通车后,两线共同使用郑州车站。1913年1月1日,汴洛铁路由北洋政府交通部陇海铁路督办总公所管辖,两线分线管理,另建陇海铁路郑州车站,后称陇海郑州南站(位于马寨东侧),以客运为主。而陇海铁路为办理货运,1914年曾建郑州北站,主运货物。

毛泽东亲自登上车站天桥俯望郑州火车站站貌,长叹一声:“我们欠债很多啊!”随后,毛泽东指示:应该把郑州车站建成远东最大、最完善的车站。

京汉铁路当初为什么放弃省城,而选择了一座百里外的县城?打开地图你会发现:处在北京到武汉直线上的是开封而不是郑州。

事实上,在郑州火车站历史上,曾经有过卢汉郑州车站、陇海郑州车站两个站双雄并立的时代。

而且,郑州北站还负责一条通往港澳的“生命线”。1962年12月11日,第一列向港澳地区运送鲜活货物的755次列车从这里出发。从此,这趟列车每天准时开行,风雨无阻。

枢纽

1908年汴洛线全线通车,两大铁路干线在郑州交会,郑州就这样坐在了全国铁路十字中心的位置上。

北站

落户百里外的县城?

一段时期俩郑州火车站并立

《郑州市志》城市建设卷·交通邮电卷记载:“清朝末年,卢汉、汴洛两条铁路建成,郑州成为繁华商埠……”

郑州成“双十字”交点

郑州北站1955年开工建设,1963年1月1日正式建站,是亚洲解编能力最大的编组站,其调度指挥系统是枢纽的心脏。1986年,智能调度指挥系统投入建设并逐步升级,作业量和解编效率跃居世界领先水平。

百年火车站的变迁见证和缩影了郑州经济社会的发展史,而现代化的郑州高铁站,从此将让郑州坐在全国“双十字”枢纽的位置上。

揭秘

郑州火车站相关负责人介绍,2010年1月,郑州车站西出口投入使用,使得郑州车站的日发送量由原来的7万人次提升到10万人次以上,高峰时发送13万人次。

今天,所有交通人不得不承认郑州北站的重要性,说它是全国铁路系统的“心脏”一点儿也不为过。

也就是说,在上世纪初,郑州就成了中国铁路运输的枢纽中心。

对郑州人来说,有两个年代值得记忆。一个是2010年的2月6日,郑西高速铁路成功运营,让河南结束了无高速铁路的历史。另一个是2012年的9月28日,郑州高铁站(郑州东站)启用,石武高铁郑州至武汉段开始营运,郑州到武汉的时间缩短至1小时56分,“郑州速度”因高铁而改变。而随着郑州到北京高铁的通车,郑州至徐州客运专线的开工,加上既有的京广、陇海铁路“十字枢纽”,郑州很快将成为全国双十字铁路枢纽。

卢汉铁路全面开工后,督办铁路大臣盛宣怀即奏请清政府修建作为该线支线的汴洛(开封府至河南府)铁路(陇海铁路的前身)。

铁路通车初期,设备简陋,运输效率低下,北京到汉口的列车需运行3日。车站相距也比较近,除郑州车站以外,仅卢汉线在郑州境内就有郑州南、南阳寨等11个车站。

昔日的“郑州东车站”(翻拍资料图)河南商报记者 邓万里/摄

1994年,郑州北站全站863组道岔全部实现电气集中联锁控制,彻底结束了人工扳道的历史。如今,素有“亚洲第一峰”美誉的郑州北站下行驼峰采用了全路最先进的自动控制系统,其中进路的自动排列就得益于道岔集中联锁控制功能。

交点

1906年(清光绪三十二年),清廷开放郑州为商埠。大同路、德化街、苑陵街等背靠铁路,商业逐渐生根发芽,奠定了郑州商贸城的基础。

事实上,郑州是在不经意间坐在了全国铁路十字中心的位置上。根据《河南省志》记载,光绪三十二年(1906年4月1日),卢汉铁路全线通车,后改为京汉铁路。